霜冷九州

吓得我一个破血横扫上去点死了对面凌波

清凉降火:

我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了,反正就是抱在一起了(╯3╰)~
身高差真是棒~不怕被葫芦怼,反正我没鬼王。。。也没茨木。。。(SSR只有阎魔小鹿的我眼泪掉下来。。。)

来占个tag。tag下三篇全是凯源,excuse me?

以后这tag就是梦幻西游
剑侠客x逍遥生同好取暖地了,欢迎小伙伴来交流喂粮
限梦幻西游动漫和端游,婉拒手游

Dan不知道這幾日阿震受了什麼刺激。


當他拎著外賣盒進家時,抬眼看到的便是身著白色針織衫以銀紋黑紗罩面只余一雙帶笑鳳目看向自己的阿震。


“回來啦。”悶在紗巾里的聲音沙軟中透出藏不住的倦意,仿佛下一刻就要睡過去。


Dan愣怔片刻,逐步消化了有些大的信息量后把袋子擱上桌。


“早上看你睡好沉,就沒吵你。買了車仔麵,來食。”


“...喂我記得有講要雲吞的。不管是炒牛河還是車仔麵都好膩喔。”


阿震后仰脖子歪在沙發靠背,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讓Dan不禁失笑。


“知你想食雲吞...可那個阿叔不開門,點解?”


Dan坐到身側兀自捏了個生煎遞到人嘴邊以期對方暫時停止發表看法。


“唔。”


美食果然令人難以拒絕。


阿震有些喪氣地耷著腦袋邊嚼邊感慨,韭菜豬肉的香氣溢于唇齒久久不散,后勁頗大。


皺眉將油膩膩的手指戳到人唇角,不出意外看到Dan眼裡的無奈。


“還好你這次沒有揩在紗巾上...幾歲了啊少年仔。”


拉下人手指抽几抽餐紙細細擦拭,Dan望著阿震收回手滿意地咂咂嘴,低垂的眼睫划出一彎顫顫的弧度。


“睏...睡...午安,Dan。”


阿震說一不二的性格歷來令Dan欽佩,比如現在,阿震已經枕在他肩窩睡著了。


Dan僵著身輕輕抓了扶手上的薄被給人蓋妥,把目光轉向餘量尤多的生煎。


等阿震睡醒...該塌皮了吧。水汽都跑不出來,捂在袋子裡倒也不會冷太快。


Dan長出一口氣,放任無法忽視的餓感在腹內肆虐,望著天花板開始重新梳理計劃


大排檔喝夜啤酒改成燭光晚餐好了。牛排,紅酒,愛人,三者組合,將會編織出一個無比美妙的夜。


然而事實證明短暫的精神會餐只能令人得到近乎空虛的快感。


拉回飄忽思緒瞥一眼頸側阿震的睡顏,眉目疏朗清俊依舊。


Dan發覺自己好像更餓了。



【祖震】雨夜

《花魁杜十娘》李甲X《绣春刀》沈炼

落魄纨绔子弟在绝佳奸情发生地把沈大人吃干抹净的故事。

OOC,慎。



天是冷的,李甲的心也是冷的。

庙外越来越浓的土腥气窜入鼻间,颇有几分山雨欲来的意味。

他蜷缩着靠在山神像结了蛛网的祭台旁,脚边是一团乱糟糟的枯草。

好乱。又脏。

李甲心灰意冷的同时莫名烦躁起来,皱眉踢开那堆碍眼死物拢紧靛色布衫的宽大袖口。

什么老同学,什么见识风月。柳玉春、孙富,没一个好东西。

诱他散财败家,干尽荒唐事还不算,最后竟搞得自己心甘情愿栽在一个风尘女子身上。

每每捋起事情经过,李甲只觉可悲。

窗外月色被雨幕冲淡,破旧庙门在黑暗里吱呀作响。双目酸涨不已,是想哭了。

方抬手抹了抹眼角,冷风便得逞一般顺着大开的袖子灌进衣内,激得他周身抖索,寒战难抑。

从几时开始讨厌女人的?是杜十娘一改柔情碎碎念那刻,亦或是她抱着整箱珍宝在船头笑得癫狂那刻?

连十两那丫头也能把虚情假意经营得不输一往情深。

早知女人如此可怕,当时应该转道去倌馆才是。

......

李甲掐了把大腿试图以疼来终止这个有些诡异的想法,却始终找不出问题所在。

恍惚中回过神时,面前已站了一个身披月光单手执刀的男人,藏在阴翳下的眉眼浸满杀伐之气。

身子本能地朝后缩,李甲仍然觉出有温热液体滴落到脸上,铁锈味慢慢盖过了土腥,在周遭弥散开来。

“是血。”

沾了一点在指尖未及凑近,男人刀尖压地蹲下身缓缓开口,呼吸滞涩且不规律,带得绵软嗓音透出些哑意。

“你受伤了......内伤,不轻。”

平日对医书多有涉猎,他在脑内搜寻半晌草草总结陈词。

“......”

对面没了声响,只余一阵翻弄草堆的窸窣声,姑且算是默认。

“我的意思是,呃,阁下也是来这庙里躲雨的?”李甲巧妙地避开可能引起男人反感的“仇家追捕”“追杀”等敏感词,望着沈炼露出一个不自知的傻笑。

许是被对方直勾勾的目光盯得难受,沈炼踩灭燃了大半的火折子别过脸略一点头算作回应。

夜已过半,雨势依旧未减,偶有白电夹着炸雷滚过天际。

李甲静坐一隅注视着自顾自脱至半裸的沈炼。

眉头轻皱,鹰目半阖,湿漉漉的发越过眼尾荡到颧骨,被雨水泡得发白的旧伤横亘于锁骨下方,在跳动的火光下连同胸腹一并染上绯色。

十两的男人小狗,皮相生的好,早前卖豆腐,后来做了鸭。

这人比小狗好看得多,不知是不是叫小猫。

原来好看的男人不一定都去做鸭的。

耳听得雨声细密敲檐,李甲有些鬼迷心窍,提着袍角不动声色移至沈炼身后,直至二人拉长扭曲的身形相叠,方低了脸将唇贴在人脖颈处温言

“在下李甲,尚不知公子名姓,可否于今夜深入探讨一二。”

TBC.

The Last Goodbye 『<门徒>李志力x<诡丝>叶启东』

一(下)




阿力一直跟着叶启东,从酒吧偶然找到他开始,上地铁,下地铁,最后发现他们居然回家也要走一条路。他眼巴巴地跟了好几条街,路上想这样想那样,想以前的第一次相遇同现在的第一次相遇差别好像有点大。


阿力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高中生都晓得跟着喜欢的女孩子不说话很没有礼貌,对方要是发现八成还会把你当作居心叵测的强奸犯。但叶启东看起来一直不在状态,蔫蔫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被跟踪的自觉。他斟酌老半天怎么开口不算突兀,嘴巴张开刚吸进一口气,对方却忽然停下脚来转身看他。


喔,行动暴露,零分。


阿力跟着急急地止了步子,往前倾的一瞬间可以看叶启东敞开的衬衫领口很清楚。他站直后有些尴尬地抬起脸say hello,毫不意外迎上对面的警惕目光。

  “你是谁?”叶启东明显语气不善,阿力看到他露在背包外的右手腕肌肉紧绷着,青绿血管埋进收紧的袖口里。


口音听着并没有威慑力呀,阿力想。他有点迟钝地眨眨眼睛,在心里偷偷回答,我是你的爱人。

  阿力摸出衣内被体温熨得热烫的警官证摊开递过去,在叶启东皱眉打量着照片上眉眼几分青涩的青年时,目光灼灼地观察他。

  年轻警官细长的眼尾浮有倦色,他的嘴唇干燥到起皮,短发微卷软软贴在额际,有几缕荡到眉骨。看得出来工作上的压力和母亲恶化的病情无一不令其烦忧,就连偶有的约会都充满低气压。

他了解这样的叶启东——曾经,以前,上一次,旧版的人生里阿力陪着叶启东度过了一段很难熬的日子——但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叶启东。
 
  叶启东抬头就看见阿力盯着他出神,他被瞧得不舒服,一把将证件拍回对方胸口,挑着眉毛问阿力:“香港警察,好好的香港不待来台湾吃蚵仔煎?”


  “是警署上层的意思。”


  叶启东“喔”了一声,随即拉紧背包带转身往前走,一点不愿在这个诡异的香港警察身上浪费时间。

  “等一等。”


  阿力小跑到他身侧企图并肩。叶启东闻声又转过头看他,面色阴沉得像是要索命。


  “阿sir,跟踪我也是你的任务之一?”

  阿力憋着半天答不上,手指压了压自己掌心,在叶启东的逼视下干巴巴的回答,顺路啰。


  老套死了。








  天黑得像墨,住宅区本来就有点偏,路灯昏昏沉沉的拢着一点点光,连摆路边摊的阿婆都好吓人。阿力看她摊上的关东煮,问叶启东要不要吃一点。后者一字拒绝,阿力叹口气,又一步不落地跟上去。


  走到楼下身后的阿力也仍旧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叶启东觉得他脑子有病。一晚上也转过去质问他好多次,倦极了,看着他拉长的影子越过脚尖,跟自己的一高一低交叉后又微妙地重合到一起。


  阿力走在前面上楼,钥匙在掏包时发出一阵脆响,夹在狭长空旷的楼道里弄得叶启东有点头疼。


  彼时他的声音自肩侧传来,阿力说自己就住在对面,问叶启东要不要来喝茶。莫名其妙的邀约里带着莫名其妙的亲昵。听不出丁点初遇该有的矜持,反倒自然的好像他们做过这件事很多次。


明明才见第一面,这个人还像个STK一样跟了他一路,是不是真的有毛病。叶启东耷拉下眼皮子模糊了眼底情绪,隐没在眉目间的绰绰阴翳里看不真切,拒绝的话尚在阿力意料内,他也不强求,就说那你休息,回见。

  叶启东点头算是回应,将门拧开不宽不窄的缝,然后侧身挤进去,啪一声把阿力关在湿冷的空气里。
  
阿力停下掏钥匙的手,站在叶启东房门外感到恍惚的心悸。一切洗牌重来后他回到十年前,还没有到阿昆那里去卧底,他算着时间找了叶启东很久,现在站在他面前活生生的叶启东很真实,真实到仿佛下一刻他们就会如往常般坐进沙发分析当天的案情进展,再是洗澡,最后上床。


他仍旧分不清这是否只是药片和酒精过后又一个冗长的梦。


  如果是,他可不可以不要被喊醒。

昨天是那个人离开的第二周。

本有些阴郁的情绪在顺利干了一票大买卖后得到舒缓。

人头比上回最佳成绩多了五个也勉强能算作宽慰之一。

只是仍旧有些懊恼自己最近的状态,概括起来简直有够衰。

追根溯源,好像自从他走后自己就没好过。

凭什么所有情绪要被他一人牵动。

他不过是一个不错的床伴而已。

虽然偶尔也蛮可爱。

该死。

在据点有些逼仄的房间内低头擦着枪,从始至终没有插入他们的任何一个话题讨论。直到有人提出开party庆祝行动顺利这个计划时,几乎是毫不犹豫举双手赞成。

当晚party结束,一如既往去天台疯的人中没有自己。

期间倒是喝了几瓶酒,却并不醉人。

想静静地看一会儿夜景。想找到他,然后以最恶劣的方式将他绑在身边。

恍惚中好像有了些许醉意,又好像没醉。穿堂冷风吹得太阳穴涨疼,皱着眉拎起酒瓶跌跌撞撞闯进楼道,歪过肩贴住墙一阶阶往下踩。

一步慢过一步,一口快过一口。

度数不算高的洋酒很快见底,随手将其弃于墙角,清脆的碎裂声伴随着莫名的烦躁一同在耳边炸开。

有那么一刻,烦躁似是有所平复。

拐角处站着一个人。

再熟悉不过的身段眉眼,脸上的表情却尽显疏离,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带一丝情感。

于是这烦躁又再次加深,达到一个模糊的临界点。

“过来。”

下一秒,行动快于意识,有些压抑地低唤出声,沙哑里夹杂了醉酒后那种慵懒的鼻音。

“让我看看你。”

大概是一个梗?

《三岔口》曲X《圣诞玫瑰》周文暄


不能为我圈添砖加瓦超惭愧,面壁思过一天后

决定好好做人。








周文暄送给曲一支钢笔。


不是名牌,但出墨流畅舒润,用了有些年份,底部蹭掉了漆。


“他不是我杀的。我说过,我杀人开的价码很高。”

轻描淡写的语气附上唇边的玩味笑意,半张脸笼在弥散烟雾里看不真切,模糊轮廓中曲直勾勾的目光却一直未从周文暄身上移开过。


曲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同这个医生解释。


“恩。”


“救我之前...”


“我造你是杀手。”


周文暄头也不抬,抓着笔在单子上写写画画,字体清逸有力,笔身看上去质感蛮好,黑金色调衬得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越发白皙,想来后者质感也不会太差。


“虽然你救了我,可我还是要说——你不是个合格的医生。”


随手将烟按进桌上盆栽碾了几碾,曲不出意外地瞥见周文暄眼底刻意隐忍的薄怒。


“你想讲什么?麻烦你能说出一些新料,不能就请闭嘴。”


“别这样嘛,周医生。来,笑一笑。”


曲知道他果然误会了。那些丑闻有什么好在意的。这样会活很累。


长久的静默。


直到周文暄绷着脸合上笔盖拉开椅子起身时,肩头压了一只手。


“你到底想怎样?”


曲不置可否,一手拽过桌上写满上工安排的交班表凑到人眼前,另一手从后箍住周文暄的腰将唇贴近耳廓轻笑,湿热吐息情色地打在颈侧蒸出水汽


“你的字,很漂亮。”


由衷的夸赞,仿佛此刻转过身去探究就能看到他真诚望向自己一般。


周文暄的脸更黑了。


“合格的医生,他的签名辨识度应该处于另一个层面。”对于周文暄的不买账曲并不care,放缓语速自顾自说下去,本是环在腰腹的手一路往上游移至胸口,指尖擦过白大褂的单薄衣料无故生出一股热


“不如送我做个留念?”


周文暄微怔,抬眼看过去时原本别在胸前口袋的钢笔已被曲夹在指间转了几个来回。


“没想到杀手会对枪之外的东西感兴趣。”


“偶尔文艺一把啰。”


曲听出他话语里的嘲弄,好整以暇反击回去


“讲真,我对你也蛮感兴趣的。”


“......笔还来。”


“不还。”